乔治·巴兰钦 美国芭蕾的缔造者

早 9点55分,曼哈顿中心某高层五楼空无一人。电梯门开了,走出一个纤细高挑的姑娘,短裙,肩背运动包, 头发束成高高一束。一分钟后出现第二个姑娘。女孩们迅速换好衣服,开始热身。大厅渐渐放满了包, 10点半老师来时,所有美国芭蕾舞学校(SAB)高年级女生都应热身完毕,准备上课,她们惯常的一天又开始了。

看着这所著名学校今天如 何工作,很难相信,1933年7月一切开始于“碰运气”。当时,在俄罗斯著名艺术家佳吉列夫那儿任过芭蕾编导的29岁的 巴兰钦和26岁的赞助人林肯·科尔斯坦心怀狂热念头:在纽约创建芭蕾舞团,成为“可与伟大的俄罗斯佳吉列夫文化复兴相比的美国文化复兴”的基础。这个念头 之所以疯狂还在于,欧洲芭蕾学校已存在几个世纪(法国1713年成立芭蕾学校,俄罗斯 —— 1738年),而美国仅仅处于基础阶段:需要同时培养芭蕾舞演员和上演芭蕾舞。

很快,媒体报出“为创建美国芭蕾舞团而开始完整艺术教育”的芭蕾学校成立。1934年1月在纽约麦迪逊大道选拔招收32名学生,基本是有舞蹈基础的成年人。

据赞助人爱德瓦尔达回忆,很多学生开始更像运动员,而不是芭蕾舞蹈员。但是巴兰钦有能力将不足变为优点,他创造了新的芭蕾风格:不是温柔伤感的,而是更现代、动感、充满活力,同时也不乏温柔和优美。美国芭蕾传统风格的缺乏让他能够重组芭蕾语言。

巴兰钦的创新在《小夜曲》里初显,这是他在学校成立两个半月之后开始排练的俄罗斯芭蕾编导的首部美国芭蕾。高年级有17个学生。巴兰钦按照大厅 对角线把她们排成队,让她们完成一些基本芭蕾动作,由此编排出第一场。第二段总共9个人。有一次一名学生迟到,她只好进入复杂的组合,这个片段也被编进 《小夜曲》。这样课堂逐渐变为戏剧。巴兰钦以柴可夫斯基音乐编排的《小夜曲》与美国观众熟知的佳吉列夫的芭蕾舞剧不同:无情节、无精巧服装,编导艺术第 一、舞蹈个体第二。评论家埃德温·登比写道:“在俄罗斯习惯让舞者感到用舞蹈表达什么,美国芭蕾舞员暂时做不到,于是巴兰钦用专注于整体结构来弥补舞员个 体的准备不足。”

与此同时巴兰钦并未改变所请俄罗斯芭蕾教师的古典芭蕾基础风格,只是致力于赋予新义。他的班级是美国芭蕾艺术自身特 色的实验室,在这里,正如后 来人们所说,反映出美国的宽阔、汽车的速度、纽约人的生活节奏,甚至百老汇音乐片的激昂。巴兰钦的舞员应该跳得迅速、感情外露、精力充沛,看起来更加现 代,但是,拉长并打破传统的圆形队列时,并未越过传统舞蹈与现代舞蹈的区别界限。

巴兰钦的学生跳得越好,编导的要求就越多。他们需要更 快移动并且完全准确追随音乐。很多剧院指挥要为舞蹈演员进行调整,比如在高跳时特意放慢节 奏。毕业于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巴兰钦不允许这样:舞蹈应当表现音乐,而不是让音乐适合自己的需要。“他总要求我们更多,不断扩展我们的能力界限”,著名的 纽约城市芭蕾舞团(NYCB)现任校长及艺术总监彼得·马丁斯回忆道。

巴兰钦和科尔斯坦所憧憬的美国芭蕾舞团最终在1948年成立。 1930年美国芭蕾舞学校(SAB)承诺3年时间教授芭蕾艺术全部精华,而现在整 个教学过程需要10年。学员不再是成年人,而是儿童和18岁以下的少男少女。不过学校宗旨依旧:实现巴兰钦为纽约舞团所创芭蕾风格。